Dusseldorf a1.JPG

杜塞道夫(Dusseldorf)是德國日裔人口最多的城市,自2002年起每年舉辦的日本節(Japan Day)已經成為歐洲最大的日本文化節慶,每回吸引人潮少則數十萬,多則破百萬,熱鬧無比。

 

杜塞道夫日本節每年在五、六月間挑一天舉辦,2018年是526日。我來杜賽道夫之前根本不知道有這個節慶,而且旅館早兩個月前就訂好,全然不期而遇,還碰到個艷陽天,運氣真不錯。

 

看萬頭鑽動,無數陌生臉龐,數不清的攝影標的。節慶最適合拍人。

Dusseldorf a2.JPG

Dusseldorf a3.JPG

Dusseldorf a4.JPG

Dusseldorf a5.JPG

Dusseldorf a6.JPG

 

河畔公園出現許多遮陽傘和帳篷,看來是打算奮戰一整天。後來才知道晚上對岸施放煙火可是日本節的重頭戲!我一方面覺得累,也擔心夜晚數十萬人一起退場時不安全,回到旅館便懶得再出門,萊茵河畔的煙火就此略過。

Dusseldorf a7.JPG

Dusseldorf a8.JPG

Dusseldorf a9.JPG

 

即使近幾年生活中有恐攻陰影籠罩,歐洲人們仍保持歡樂。看到許多人胸前掛著「Free Hugs」的牌子,原來拒絕冷漠、傳遞溫暖的自由擁抱活動仍在繼續,有時甚至排起人龍招喚,願意的話可以幾十個人一路擁抱過去。

Dusseldorf b1.JPG

 

很訝異日本漫畫和公仔居然也大受老外歡迎。當天一些日本文化相關的表演活動和食物攤位因為其他照片太多,就略過不放了。

Dusseldorf a10.JPG

 

滿街Cosplay,要求拍照或合影絕不會被拒絕,究竟扮裝就是為了吸引注目。

Dusseldorf b2.JPG

Dusseldorf b3.JPG

 

看到電影人物的美國隊長和雷神索爾我真當場笑了出來,長相和體格實在太不像,哈。

Dusseldorf b4.JPG

Dusseldorf b5.JPG

Dusseldorf b6.JPG

 

當天氣溫30多度,全副武裝扮卡通動物的人好怕他們會中暑。

Dusseldorf c3.JPG

Dusseldorf c4.JPG

 

有的走恐佈路線,猜是伊波拉病毒和殭屍之類。

Dusseldorf c1.JPG

Dusseldorf c2.JPG

 

但病毒和殭屍還不夠恐怖,我真正被驚嚇到的是幾個穿短旗袍的女生和穿女僕裝的大叔,與可愛的反差夠大

Dusseldorf c5.JPG

Dusseldorf c6.JPG

 

一下午觀察的Cosplay人物肯定破千,結論是喜歡Cosply的人外貌平均而言相對抱歉一些,會不會因此才想要有一個分身或變換角色來逃避或爭取認同和關注?當然也有許多人純粹只是為了節慶好玩、愛秀或湊個熱鬧而已,這些人就相對自信活潑。不過這些並不是重點,在歐洲看一堆洋人扮日本漫畫人物實在太歡樂

Dusseldorf d1.JPG

Dusseldorf d2.JPG

Dusseldorf d3.JPG

Dusseldorf d4.JPG

Dusseldorf d5.JPG

Dusseldorf d6.JPG

Dusseldorf d7.JPG

Dusseldorf d8.JPG

Dusseldorf d9.JPG

Dusseldorf d10.JPG

Dusseldorf d11.JPG

Dusseldorf d12.JPG

 

再放一些有型的個人獨照。

Dusseldorf e1.JPG

Dusseldorf e2.JPG

Dusseldorf e3.JPG

Dusseldorf e4.JPG

Dusseldorf e5.JPG

Dusseldorf e7.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