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geland 17.JPG             

韋格蘭博物館 

挪威首都奧斯陸只是一個人口才五十多萬的小城市,奧斯陸的城市魅力在旅遊書介紹中好像總失色於哥本哈根和斯德哥爾摩。我是為孟克美術館在趕往峽灣前特別停留的,結果也如期待中的精采。韋格蘭博物館則是意外收穫。 

來奧斯陸之前,我對韋格蘭(Gustav Vigeland)並無認識,跟隨旅遊書上介紹去福洛格納公園(Frogner Parken)散步,沿中軸線經過橋樑、噴泉,登上臺階抵達石柱地標,最後以山坡上的「人生輪」作結束,前前後後共裝置兩百多座韋格蘭用來呈現生老病死人生脈動的青銅和石材雕塑,整座公園根本就是他個人的戶外博物館。

Vigeland 10.JPG    

Vigeland 2.JPG   

Vigeland 5.JPG    

Vigeland 8.JPG  

公園內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肯定是「人生塔」,或稱為「復活之柱」。其實韋格蘭並沒有幫石柱命名,讓後人反而有更多不同的詮釋。14米長石柱由一塊完整的花崗岩雕刻而成,工程浩大,從設計、取材到雕刻完工,花掉將近20年光陰。石柱佈滿層層迭迭不同的男女老幼人體,往柱頂、天際延伸而去。石柱周圍則搭配36組石雕,主題同樣反映不同性別、年齡的人生階段。

Vigeland 6.jpg    

Vigeland 3.JPG   

Vigeland 7.jpg      

Vigeland 4.JPG  

坦白說,如果是欣賞個別作品,公園內大部分雕塑我只覺得還好,但數大就是美的概念在這裡得到充分展現,當身處風格統一的雕塑群裡,很難不感受到創作者的嘔心瀝血與氣勢。看過公園,我想對韋格蘭多些認識,第二天就到他的美術館走走。

韋格蘭生於1869年,死於1943年,和孟克生活在同一時期。從1900年開始,韋格蘭就開始為公園設計噴泉,並多次變更且擴大設計。奧斯陸的市政府在1921年和韋格蘭簽訂合約,由政府提供一個全新的工作室,讓韋格蘭全力投入公園設計。韋格蘭從1924年搬入工作室居住後,一直到過世為止,所有心血全貢獻給這座公園。在他死後,政府把工作室轉為美術館使用,韋格蘭的骨灰也在此安眠。館內除展示雕刻公園的設計歷程,還收藏許多韋格蘭早期的創作,包括模型和設計圖稿。

Vigeland 12.jpg     

Vigeland 15.JPG   

Vigeland 13.JPG  

和公園裡遊人熙來攘往完全不同,博物館裡出奇的安靜,大多展室我都是一人獨享。想起公園裡一群又一群倉卒的團客,還有一些和裸體雕像擺出各種猥褻姿勢拍照嘻鬧的年輕人,覺得博物館內祥和如天堂。逐一欣賞作品,和公園相比,館內有更多我喜歡的東西,特別是早期創作,可以感受到韋格蘭的才華洋溢與生命熱情。公園創作的企圖心太大,有些作品不免顯露出些許匠氣和疲態,但看到館內展出關於公園的設計歷程,藝術家的毅力與投入還是讓人動容。

韋格蘭的後半生由政府提供他住所與工作室,並負擔創作所有費用,條件是作品歸政府擁有。韋格蘭取得衣食無虞,可以全心全意創作的環境和一個有機會永世留名的大專案,但必須犧牲部分創作自由,局限在這個公園框架的牢籠裡。同樣城市、同樣年代、孟克與韋格蘭.....不禁又比較起藝術家的幸與不幸與抉擇,韋格蘭當時究竟是什麼樣的想法來接受這份合同?

Vigeland 16.JPG     

 Vigeland 19.JPG  

 Vigeland 2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