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esa g1.JPG

聖卡特琳娜修道院(Santa Caterina del Sasso)位於馬焦雷湖(Lago Maggiore)東岸岩壁上,歷史可追溯至12世紀下半葉,一位在湖上遭遇風暴發生船難,因對著聖卡特琳娜禱告而獲救的商人“Alberto Besozzi”發願所建造的小教堂。

 

我搭的船是從漁夫島、貝拉島回到史翠莎(Stresa)後,就直接開往聖卡塔琳娜修道院,不用換船。原本六、七分滿的公交船乘客在史翠莎全下船,只剩下我和三位新登船的遊客前往,顯然聖卡塔琳娜修道院並沒太大名氣。

 

從史翠莎修道院碼頭只要十來分鐘,並不遠,由於修道院中午不開放,且船班比較少,來回要留意一下時間。船上迎風看著崖壁上的修道院越來越近便是樂趣。可以看出主要有三棟建築,包括兩座修道院和一座教堂。

Stresa g2.JPG

Stresa g3.JPG

Stresa g4.JPG

 

入口的南修道院建於14-17世紀,從拱廊可以眺望美麗湖景,牆上繪於17世紀已退色模糊的壁畫卻無情提醒人們死神隨時在身旁。於是又想起鍾曉陽幾句新詩「越年輕越愛想死亡的問題。越想死,越牽戀今生的未了。」、「越中年越愛想人生的問題。越想人生,越覺得它並沒有什麼。」。

 

人和地球上其他生物最大的不同在於懂得(也喜歡)思考生死與人生問題,無奈所有生命的誕生都是為往死亡的歸途邁進,生死之前人類並不比其他生物高級,能勝出的或許便是一段所謂的“人生”。所以人不該怕死,該害怕的是活得乏善可陳或不夠開心吧。

Stresa g5.JPG

Stresa h1.JPG

Stresa h2.JPG

Stresa h3.JPG

Stresa h4.JPG

 

聖卡特琳娜修道院仍有修士居住,南修道院只開放一個有壁畫裝飾的小議事廳(Chapter Room)14世紀便已建成,其實從前為修道院的飯廳,現廳內保存最古老的壁畫是一組14世紀的士兵,此外可見到繪於15世紀的聖安利日(Saint Eligius)治癒馬匹和17世紀的陪伴十字架上耶穌的聖卡特琳娜(即聖凱瑟琳)。這些壁畫原本都隱藏在後世裝修的灰泥下,1970年代整修古蹟時才被重新發現。

Stresa j6.JPG

Stresa j5.JPG

Stresa j2.JPG

Stresa j3.JPG

 

上層的花卉、幾何圖案壁畫同樣完成於17世紀。還有一幅十字架圖我沒注意到說明。

Stresa j1.JPG

Stresa j4.JPG

 

中間的修道院沒開放,外面庭院可以看到從前榨橄欖和葡萄用的機具。往崖邊一站,遠眺母親島,近看右側教堂、左側南修道院,滿眼都是好風景。

Stresa i1.JPG

Stresa i2.JPG

Stresa i3.JPG

Stresa i4.JPG

 

教堂前廊上16世紀的大型人物壁畫為明顯的義大利文藝術興時期繪畫風格,非常漂亮,當然少不了有聖卡特琳娜在其中,可惜以玻璃保護,因反光沒法拍下全景。

Stresa k1.JPG

 

教堂內部空間配合岩壁凹凸顯得不太規則,單面採光平添黝暗神秘的氣息。滿室壁畫完成於1419世紀不同時期,17世紀之後的巴洛克和新古典風格和16世紀之前的畫風蠻容易分辨出來喜歡繪畫和歷史的人可以欣賞很久,但也見到有遊客進來兩三分鐘就離開。

Stresa k2.JPG

Stresa k3.JPG

Stresa k4.JPG

Stresa k5.JPG

 

前面提到創建聖卡特琳娜修道院的商人“Alberto Besozzi”成為修道院的第一代修士,他的屍骨居然被完整保存至今,看著頗詭異。

Stresa l1.JPG

Stresa l2.JPG

 

教堂最古老的角落有座方屋形狀的神龕,據說是仿聖卡特琳娜在西奈山的墳墓模樣修建,外牆上繪有天使護送聖卡特琳娜屍身的葬禮壁畫。從窗口望進去,室內現擺放的耶穌最後晚餐模型大概是較近代的作品了。

Stresa l3.JPG

Stresa l4.JPG

Stresa l5.JPG

 

卡特琳娜修道院並不大,又仍在使用中沒全開放,所以快則20分鐘,慢則一個多小時即可參觀完,無須門票又不用人擠人,相當喜歡。再回到史翠莎小逛一下,感覺街道和鄰近其他湖區度假城鎮相比沒什麼特色,包括前面介紹的盧加諾和羅卡諾及之後要寫的科莫(Como)和西米歐尼(Sirmione)

Stresa m1.JPG

Stresa m2.JPG

Stresa m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