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m1.JPG

舊古河庭園雖然規模又比六義園和小石川後樂園來得小,歷史也沒那麼悠久,但兼具西洋、東洋風格,11月下旬賞楓之際都還有漂亮的玫瑰花可欣賞,意外豐盛。

 

舊古河庭園尷尬的位在地鐵兩站之間,拜訪需要走一點路,因此遊客沒六義園和小石川後樂園那麼多,可能因此才搭上鄰近的六義園推出聯票行銷,兩個庭園只要400日圓(其實原價分別也不過300150日圓,相當便宜,買聯票只省下502018年。)定價人性是先進國家對待文化公共財的態度,像大陸許多古典園林只重門票經濟的粗暴收費方式跟人家比起來其實蠻難堪。

 

舊古河庭園最初是19世紀明治時代政治家陸奧宗光的別墅,因他將次子潤吉過給財閥古河市兵衛當養子,這裡後來成為古河家所有。現園景完成於大正時期1920年代,歐風庭園和日式庭園分別由英國建築師Josiah Conder和日本庭藝師小川治兵衛設計。只活35歲的古河潤吉此時已經身故十餘年,因此和他並無關,富貴也需有命來享用。

 

「楓葉荻花秋瑟瑟」不奇怪,誰能料想楓紅也能搭上玫瑰花開?中國古代和玫瑰最相近的花種要算月季花了,古人曾有詩云「惟有此花開不厭,一年常占四時春。」,看來11月洋房前玫瑰花園有火紅楓葉襯托,是我少見多怪。我一直把玫瑰當夏季的花。

Tokyo m2.JPG

Tokyo m3.JPG

Tokyo m4.JPG

Tokyo m5.JPG

Tokyo m6.JPG

Tokyo m7.JPG

Tokyo m8.JPG

Tokyo m9.JPG

Tokyo m10.JPG

Tokyo m11.JPG

 

舊古河庭園和六義園在同一天去,兩處庭園相距約一公里,六義園裡的楓樹才剛變色,舊古河庭園這裡卻已名符其實見頃,可以看見整樹的紅。楓葉和櫻花一樣,微氣候品種造成的差異還是蠻大。天氣好,紅葉之外,連其他草木的綠在陽光照耀下都很剔透。

Tokyo n1.JPG

Tokyo n2.JPG

Tokyo n3.JPG

Tokyo n4.JPG

Tokyo n5.JPG

Tokyo n6.JPG

Tokyo n7.JPG

Tokyo n8.JPG

Tokyo n9.JPG

Tokyo n10.JPG

 

舊古河庭園利用地形天然坡度造景,佔地雖小,高低層次分明,從制高點的洋房漫步至最低窪處的池塘,景色變化不斷,走走停停會感覺庭園要比實際來得大。臨水處紅葉倒影頗讓人流連,和六義園一樣用兩塊石板拼成的橋樑在這裡想拍攝無人空景容易多了。

Tokyo n11.JPG

Tokyo n12.JPG

Tokyo n13.JPG

Tokyo n14.JPG

Tokyo n15.JPG

Tokyo n16.JPG

Tokyo n17.JPG

Tokyo n19.JPG

Tokyo n20.JPG

 

日本庭園中的書庫、茶室。附帶一提:這回看見洋房裡有西式下午茶,茶室裡有日本茶道抹茶,以後有機會和朋友一起來要試試。

Tokyo m12.JPG

Tokyo m13.JPG

Tokyo m14.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