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bei a1.JPG  

來到渼陂就知道為什麼富田鎮的幾個村沒遊客了。這些富水河畔的古村風貌有一定相似性,紅軍歷史也差不多,美陂村的規模大,離吉安縣城也較近,旅行團和散客自然都偏好這裡。人來得多了,名氣更大,便又吸引更多人。

 

“渼陂”原是陝西省西安近郊戶縣的湖泊名,唐代杜甫便曾偕岑參遊湖留下一首有名的樂府詩“渼陂行”。南宋初年戶縣人梁仕階避兵亂舉家遷徙江西,為懷念故鄉便將村名取為渼陂。渼陂村門票要人民幣60塊錢(2017),但遊客還不少,真會讓富水河上游其他冷清的古村羨慕死。

 

剪票進村入眼便是題寫「翰林第」的梁氏總宗祠永慕堂。祠堂始建於宋初,元末毀於兵災,明正德年間(1519)重建,後世又幾度重修擴建,三進建築留有頗多裝飾細節。比較特別的是祠堂內所有對聯的上、下聯都以「永」、「慕」嵌頭,據說當時族長命村裡各戶人家都推舉一人以此命題競比,再挑出優秀作品刻在石柱上,看資料說共有37對對聯,沒去一一讀過、數過,但可想像渼陂人在經商之餘保有的耕讀文風。

Meibei a2.JPG

 

Meibei a3.JPG

 

Meibei a4.JPG

 

Meibei a5.JPG

 

Meibei a6.JPG

 

Meibei a7.JPG

 

Meibei a8.JPG

 

Meibei a9.JPG  

 

1930年代渼陂也曾是新中國紅色革命的重要根據地,像永慕堂宗祠就曾做為紅四軍軍部。現村裡大批與紅軍相關的遺址都已修復開放參觀,比如毛澤東住過的房子是一棟幽靜的晚清建築,內有「名教樂地」書齋,在此讀書抬眼看就是天井牆上的對聯「萬里風雲三尺劍,一庭花草半床書。」。從前人革命不忘讀書,現代人天天滑手機關注社群,時代變化實在太快。

Meibei c1.JPG

 

Meibei c2.JPG

 

Meibei c3.JPG

 

Meibei c4.JPG  

 

二七會議舊址是棟磚木結構民宅,屋內的木雕彩繪和屋外簷下剪黏、灰泥裝飾保存完好,值得看看。至於二七會議有什麼重要決議我就不關心了。

Meibei c5.JPG

 

Meibei c6.JPG

 

Meibei c7.JPG

 

Meibei c8.JPG  

 

中西合璧的小教堂也是清代建築,二七會議時彭德懷、黃公略等人在此居住過。

Meibei c9.JPG  

 

渼陂因富水河連通贛江有水運之便,明清時期隨村民經商成功,渼陂逐漸成為方圓數十里內最大的集市。清朝後期渼陂商貿達到鼎盛,村裡將近一公里長的陂頭街集中店鋪百餘家,有些商號還在外地開設分店。

Meibei d1.JPG

 

Meibei d2.JPG

 

Meibei d3.JPG

 

Meibei d4.JPG  

 

今日村裡留下的明清建築仍有三百多棟,除了上面的古商街、永慕堂和紅色革命遺址,還有官家、商人的大宅、其他祠堂,和寺廟、義倉、水塘、古井、老樹等,逛三個小時還覺得時間不大夠。

Meibei e1.JPG

 

Meibei e2.JPG

 

Meibei e3.JPG

 

Meibei e4.JPG

 

Meibei e5.JPG

 

Meibei e6.JPG

 

Meibei e7.JPG

 

Meibei e8.JPG

 

Meibei e9.JPG

 

拍照時還是盡量避開人,其實古街、老宅、水塘邊都被寫生的美院學生佔據,至少有兩三百名。看他們畫畫,想以後有幾個人能以畫家成名?每個成功故事的四周或都散落上百個失敗案例,只是大家習慣性選擇偏差,只看自己喜歡看的、聽自己喜歡聽的。那些一天到晚鼓勵人堅持夢想、有夢最美的人其實太不負責。要我說,人貴自知,能力可及的生活美好要比夢想重要太多。

Meibei b1.JPG

 

Meibei b2.JPG

 

Meibei b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