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han e1.JPG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上回來武漢是陰雨天,長江一片黃泥水,從長江大橋兩岸,武昌看漢陽、漢陽看武昌都看不清晰。這次雖然天晴,長江水依舊骯髒,煙波江上讓人發愁的應該是環境污染和水土保持吧!

 

漢陽的名勝略少於武昌和漢口,但也有歸元寺、古琴台、晴川閣能走走。歸元寺為武漢香火最旺的一所寺廟,始建於清順治年間,屬曹洞宗,雖然歷經戰亂寺內許多建築都是清末民初到近代重建,但仍保有不少古物。

Wuhan g1.JPG

 

Wuhan g2.JPG

 

Wuhan g3.JPG

 

Wuhan g4.JPG

 

Wuhan g5.JPG

 

Wuhan g6.JPG

 

Wuhan g7.JPG  

 

《列子·湯問》:伯牙善鼓琴,鍾子期善聽。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鍾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鍾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鍾子期必得之。

 

古琴台是伯牙、子期初遇之處,現琴台為清嘉慶初期重修,留有一些碑刻。伯牙、子期兩人因《高山流水》結為知交我是相信的,至於《呂氏春秋》說:「鍾子期死,伯牙破琴絕弦,終身不復鼓琴,以為世無足復為鼓琴者。」,就讓人存疑了。

Wuhan e2.JPG

 

Wuhan e3.JPG

 

Wuhan e4.JPG

 

Wuhan e5.JPG

 

Wuhan e6.JPG

 

Wuhan e7.JPG  

 

古琴台附近有處“漢陽造”是由從前漢陽兵工廠改造而成的創意產業園區,規模不算大,還沒有過多的餐廳、酒吧,可以順道看看。

Wuhan e8.JPG

 

Wuhan e9.JPG

 

Wuhan e10.JPG

 

Wuhan e11.JPG  

 

從“漢陽造”旁開始爬龜山前往晴川閣。漢陽的龜山和武昌的蛇山隔江對峙,雖然只是兩座小丘陵,卻相傳由相助大禹治水的龜、蛇二將為鎮江所化成。傳說歸傳說,近年連三峽大壩都建成了,長江卻依舊免不掉水患,所謂人定勝天,人與天其實都不可靠。

 

龜山上已經沒留下什麼歷史遺跡,原有座美術館在修,還有共產黨的烈士墓,基本上台灣同胞不會認得。

Wuhan f1.JPG

 

Wuhan f2.JPG

 

Wuhan f3.JPG  

 

從龜山過鐵門關便抵達江邊的禹稷行宮(大禹廟)和晴川閣。鐵門關已成鋼筋水泥打造橫跨公路的大拱門,徒留其名。晴川閣與黃鶴樓隔江相望,也同樣是在1980年代打造的假古蹟。禹稷行宮則是清同治期間重修用來祭祀大禹的場所。或許為了平衡黃鶴樓的高票價,晴川閣景區現是免費開放的公園(2017)

Wuhan f4.JPG

 

Wuhan f5.JPG

 

Wuhan f6.JPG

 

Wuhan f7.JPG

 

Wuhan f9.JPG

 

Wuhan f10.JPG  

 

長江大橋是橫跨長江的第一座鐵路、公路兩用橋,剛好連接龜、蛇兩端,民國初期就開始規劃,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才建造。從革命建國、復辟、軍閥割據、內戰、抗日、國共戰爭,看那段歲月有多動盪,怎得時間搞建設

Wuhan f8.JPG

 

Wuhan f8a.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