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jing a1.jpg  

不饑不寒萬事足,有山有水一生閑。道理總是知易行難,我也想學人管竹、管山、管水,現實卻連一方陽台都打理不好。

江南園林和山、水、詩、畫總脫不開關係,寫著寫著就想起許多詩詞,掉不少書袋。最後再把南京瞻園、同里退思園拿來湊一篇,已經有18篇園林,也該換東西寫了。

南京瞻園原是明朝王府花園,清代仍作為官府、衙署使用,太平天國時期也拿這裡當官邸。瞻園屢毀屢建,早已不是明朝風貌,最近一次大規模疊石整修還是1960年代的事,園裡池山看起來仍有氣勢,但院外迫近的公寓樓比假山還高大,挺煞風景。

Nanjing a2.jpg

Nanjing a3a.jpg

Nanjing a4.jpg

Nanjing a5.jpg

Nanjing a6.jpg  

南京曾為明朝首都,在私家園林盛行的那個時代理應有不少造園傑作才對。清初曹雪芹祖父、父親任職的江寧織造署也位在南京,有人因此認定紅樓夢中大觀園的原型就是江寧織造署的西花園。可惜南京戰亂太多,江寧織造署早已毀於太平天國,關於它的模樣現代人只能瞎猜,整個南京也僅剩瞻園一座比較像樣的園林留存下來。

在南京還想起同樣無存的李漁芥子園。李漁一生所學涉獵甚廣,小說、戲劇、詞曲、繪畫、造園、醫學、養生都通。他在晚年將畢生吃喝玩樂心得集結成《閑情偶寄》,其中“居室部”有他個人的建築、造園理論,“器玩部”談家具家飾、“種植部”談花草樹木,這是喜歡古典園林的人在計成《園冶》之外可以找來讀讀的另一本書。

不過李漁這個人除了妻妾眾多,還自養戲班結交權貴,《閑情偶寄》裡更不吝以“聲容部”專章討論女子美色,因此人品遭到舊時代文人唾棄,批評他“性齷齪、善逢迎”。我倒覺得真小人好過偽君子,當時人三妻四妾、養戲班子那算得上什麼稀奇事。李漁《閑情偶寄》裡的“詞曲部”和“演習部”被公認是重要的戲曲理論,不必以人廢文。好像扯遠了……..,再看幾張瞻園照片。

Nanjing a7.jpg

Nanjing a8.jpg

Nanjing a9.jpg

Nanjing a10.jpg   

退思園位於同里鎮,園主任蘭生在咸豐年間遭罷官歸隱,園名出自《左傳》句“進思盡忠,退思補故。”。我不太喜歡字裡行間的封建思想,平日不三省吾身也就罷了,一丟官就趕忙思過,顯得好卑微,和隱逸思想扯不上什麼關係。總之單看園名就不灑脫(比比看人家蘇東坡說的“一簑煙雨任平生”。),去時園裡又掛上太多礙眼的紅燈籠,嚴重影響印象。

Tongli a1.jpg

Tongli a2.jpg

Tongli a3.jpg

Tongli a4.jpg

Tongli a5a.jpg

Tongli a6.jpg

Tongli a7.jpg

Tongli a8.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