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 16.jpg  

前些年有位朋友第一次拜訪北京、上海,對中國大城市的建設速度和規模印象深刻,因此開玩笑告訴我:「中國現在的國鳥應該是那些城市裡無處不在的機械懸臂。」今年我去柏林,看旅遊書上介紹柏林像是歐洲的上海,這種比擬也算貼切,因為在歐洲大概找不到其他城市像柏林一樣有這麼多的建築工地,讓城市風貌持續的變化、翻新。

Berlin 14.JPG    

Berlin 10.jpg    

柏林在二十世紀發生太多吸引世界目光的事件,因此即使曾經是普魯士王國的首都,大部分人對柏林的認識還是從希特勒開始。1933年希特勒上臺,納粹興起,德國成為獨裁國家。1936年柏林舉辦奧運會,將體育包裝成納粹的政治宣傳盛典,被戲稱是一場帝國主義的化裝舞會,因為緊接著的就是無情的侵略戰火和種族大屠殺。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分裂,此時柏林一片廢墟,由四個戰勝國蘇聯、美國、英國、法國占領。1948年,蘇聯對西柏林實行封鎖,英美聯軍必須通過“空中橋樑”向西柏林投放生活必需品,讓西柏林不至於淪陷。1961年,為根絕東德人持續逃往西柏林,東德開始建造柏林圍牆。這堵牆從此成為二戰後德國分裂和東西方冷戰對峙的標誌。1989年,柏林圍牆決定拆除,隔年東德舉行第一次民主選舉,並與西德展開統一談判。1990年東德同意併入西德完成德國統一。1991年德國國會通過遷都表決,經過八年準備,首都在1999年正式由分裂時期的臨時首都波昂遷回柏林。

Berlin 11.JPG    

Berlin 13.JPG  

Berlin 6.JPG  

以上是上世紀柏林的幾個重要歷史事件,歷經分裂、癒合後城市新舊夾陳,多元且充滿活力,四處可見供人懷舊、憑弔的古跡和紀念地、超炫的現代建築、美味的國際餐飲、逛不完的博物館、美術館、有趣的街頭塗鴉,還有豐富的表演活動、高密度的酒吧與咖啡館,連色情業都發達,每個人在柏林應該都可以找到喜愛的地方吧!

Berlin 9.jpg    

Berlin 17.jpg    

我特別喜歡柏林新舊融合的種種細節,這裡不像上海的發展那麼短淺粗暴。在柏林走著走著就忍不住發簡訊給學建築的朋友,推薦他們有機會來看看。可恨是有人回覆簡訊只有兩個字「沒錢」。其實柏林還有一個優點,這裡的物價相較倫敦、巴黎、伯恩、阿姆斯特丹、盧森堡、維也納等西歐首府要來得便宜。

Berlin 20.jpg    

Berlin 12.JPG    

當我現在想寫點東西談談柏林時,柏林圍牆、博物館島、國會大廈、柏林大教堂、索尼中心、布蘭登堡門、菩提樹下大道、露天音樂會、跳蚤市場、許多的街景全都跳出來了。但景點介紹就算了吧,旅遊資訊很容易找的,我決定推薦柏林古埃及博物館內一件我喜歡的藏品,這樣就算介紹差了,也不會影響大家對柏林的印象吧。 

柏林埃及博物館的納芙提提雕像

納芙提提(Nefertiti)雕像從1912年在埃及出土以來,就被認為又是一種美女的典範。石像修長的脖子、高高的頰骨、優雅的彎眉、纖細的鼻子,豐滿的嘴唇,比例和諧、線條優美。另一方面石像戴著高聳的王冠、稍稍昂首的姿態、略為低垂的眼皮、淺淺的冷冷的微笑,又顯示她尊貴與高驕的氣質。石像保存著鮮豔而精準的色彩,埃及貴族的棕紅色皮膚、漆黑的眉毛、眼線、深紅的嘴唇都非常精細,使雕像栩栩如生。面對她,實在很難想像這是埃及第十八王朝的作品,已經超過3300年的歷史。

Berlin 2.jpg     

納芙提提的老公阿肯那頓(Akhenaten)是西元前1353-1336年統治埃及的法老(年代有不同考證,約略三兩年差距。)。這位法老挺有意思,首先他是一個改革家,他放棄傳統多神信仰,獨尊太陽神阿頓(Aten),這在祭師權勢龐大的古埃及,絕對不是件討喜的工作。現在傳世的一些淺浮雕主題,就呈現阿肯那頓和妻小接受太陽光線的籠罩、護佑的模樣,非常容易辨識。其次是阿肯那頓崇尚自然、寫實主義,一般我們見到的法老形像都呈現經過美化後的英俊祥和臉龐,以及纖細結實的身材。只有這位法老與眾不同,他擁有狹長的臉、凹陷的頰、突出的腦杓、四肢不成比例的細長、搭配一個大肚子,相較下沒有什麼美感。我曾經去過埃及,當地博物館和神廟內那麼多的法老石雕真的都非常相像,從外觀根本分不出誰是誰,只有這阿肯那頓法老可以讓人一眼就認出來。由於他形象特殊,引發後人諸多研究與想像,除了在遺傳和疾病上作文章外,更有人直接把他和外星人扯上關係。由於這位法老毫不在意暴露自己醜陋的寫實主義,等於對納芙提提雕像和本尊的相似程度打了包票,讓後人無從懷疑他妻子的美麗。

Berlin 3.JPG       

其實納芙提提的名字本身就有美麗的意思。她在埃及歷史上並沒有什麼記載流傳下來,這尊雕像的出現才引發大家對她生平的好奇,經過探索慢慢拼湊出一些輪廓。比如說有人宣佈發現她的木乃伊,並利用現代技術根據頭骨塑像,果然跟石雕像非常相似;有人認為她的地位崇高,和丈夫共同執政治理埃及,加上她活得比較久,可能接掌了幾年的政權,是古埃及少數為高權重的女性之一;有人推測由於宗教改革並不被祭師群所接受,納芙提提可能死於謀殺,並在死後被刻意抹去歷史;也有人透過X光分析石像,發現石像經過石膏整修,內部可能藏有另一幅面孔。美貌、權勢、宮廷鬥爭、謎樣生平,這麼多肥皂劇元素聚在一起都為雕像增加更多神祕的吸引力。 

Berlin 1.JPG    

納芙提提雕像出土就帶著殘缺,少掉左眼。拍照者為了遮掩缺憾,通常會不自主的從右側拍攝,這也是我們最常見的照片角度。我覺得納芙提提雕像這份缺憾是促成她永恆的一個重要環節,因為缺憾造成觀者惋惜的情緒後,會發揮想像來完善她的美。這個效果就像羅浮宮內維納斯雕像的斷臂,或是紅樓夢缺少那後四十回一般。對於美的描述,看得到的也就如此而已,想像卻可以無邊無際。  

古物的歸還問題

1912年德國與埃及協議,派出考古隊前往埃及協助考古,條件是德國將擁有考古出土文物的一半所有權。這是為什麼納芙提提雕像和一些重要文物現在會保存在柏林古埃及博物館內。 

Berlin 4.jpg    

在柏林博物館島上還有許多精采的考古文物可以參觀。比如說在帕加蒙博物館(Pergamon Museum),可以見到整座從土耳其搬回來的古希臘帕加蒙神殿,以及從巴比倫城門及大道上拆卸下來的彩釉磚浮雕,其工程與規模可不是一件納芙提提雕像可以相比擬的。因此這個博物館的遊客數量更加驚人,想參觀最好一開門就進去。 

放眼看文物特多的所有古文明國家,近代發展都相對落後。埃及、兩河流域、中國、印度、希臘、羅馬,甚至於美洲的印加、馬雅,眾多文物都流落在十七、八世紀興起後的歐美列強的國家博物館裡。這不只和當時世界各角落的國家勢力發展有關,更和博物館興起的考古熱和收藏熱有關。 

Berlin a.JPG    

Berlin b.JPG    

近年來,埃及方面請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面,希望德國可以歸還納芙提提頭像。希臘也努力想把大英博物館的派特農神殿的建築雕刻與構件給追討回來。不知道身在柏林的帕加蒙神殿和巴比倫城門是否也在國際追討名單中。 

不過仔細想想,人們會希望阿富汗的佛教文物流落到歐美國家的博物館,還是保存在開炮炸毀巴米揚大佛的阿富汗境內?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又有多少的文物被砸爛、燒毀,先前流落出去的也許反而逃過一劫。我在參觀各國博物館的時候已不會有什麼民族情感,不管是掠奪、偷竊、欺騙不法所得,或是通過購買、饋贈合法所得,都先感謝這些國家能珍惜、保管好這些文物。就當文化交流吧!究竟古文明是世界共有資產,文物妥善的保存真的要比擁有重要的多了。

Berlin 7.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