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 15a  

高樓林立的烏魯木齊市區和中國其他省會城市一樣的面貌模糊,除了街頭的維族文字和臉孔,以及每家旅館、商場都配置的查包安檢人員,就沒什麼特色了。說它醜或許過份些,但混亂的交通與市容也著實讓人不敢恭維。一早看完新疆省博物館後在市區逛了大半天,印象並沒有因此變好一些。隔天不想繼續在城裡混,決定報名中國旅行社的團去看看原本沒打算去的天池。

團費180人民幣(2011年價格),說是包含交通、導遊、中餐和天池門票。我問還有那些額外加收費用?回答說是景區內的接駁車費用不含在天池門票裡,一定得付;中餐會在一個哈薩克風情園裡吃,所以也不能不買票進去;其它的自費行程就自行決定參不參加。但是隔天一上車導遊立刻舌燦蓮花,半威脅、半利誘的讓全車的人除此之外一定還得再交上遊湖船和西王母廟的門票,好像來到天池不遊湖、看廟的人根本就是傻瓜,還是害群之馬、破壞團體秩序。疲勞轟炸30分鐘後,無人膽敢不從,最終都乖乖再掏出200人民幣,比團費還貴。

先看幾張車拍:

tq 1

tq 2

tq 3

tq 4

tq 5

tq 6

tq 7   

其實中國的團都是這等模樣,已經好幾年沒參加過國旅的團,想考察看看有什麼進步沒有,所以心理有準備,就不至於太不愉快。聽導遊運用心理學原理光明正大的欺詐,看遊客心不甘、情不願的叨念著掏著錢,觀察眾生相也可以很有趣。至於旅程最終結果,當然相當慘烈:第一站買藥,最後一站買玉,這都是導遊抽回扣的地方,價高質劣但都會裝模作樣先請專家說明一番,只要購買還都不吝開一張“保證書”。哈薩克風情園擺明是針對團客設計用來斂財用,設施簡陋,舞蹈表演很敷衍。我都不知曾幾何時,打著文化招牌作賤文化已經變成中國人的專項長才之一。中餐就是一盤只見米粒的手抓飯,沒有任何配菜,想吃羊肉串得另外花錢買。接著乘船遊湖,先前說得好像會帶你去多遙遠的對岸看美景,結果開出去沒15分鐘就折返回西王母廟,叫大家看廟去(讓導遊說得好像不搭船到不了的西王母廟,原來根本離碼頭不太遠,真是很XXX。)。小廟是新蓋,導遊把整團人帶到門口,清點人頭後交給一位小姑娘(當然又是為了算回扣),說是接下來就由專業人員來介紹道教文化,導遊今日工作結束,大家可以走路或搭船(5分鐘)回集合地點。小姑娘背誦幾句似是而非的導遊詞,教大家該怎麼拜拜後,立刻切入正題,說大家多麼幸運,今天難得有道長會在場幫大家添福增壽、消災解厄之類。所有人被引進一間廂房裡聽道士念咒,我只想站在門外聽聽裡頭要胡說八道些什麼,不願進去。果然道士念念咒語、搖搖鈴就點名幾位“有福報”的人到面前灑聖水(又是玩心理學手段,點到少數人才能過來,誰好意思說我不要。),再一一接受指示該去另一間廂房消災解厄還是買點高香好好祈福一番。讓我覺得:怎麼才糟蹋完少數民族文化,就再糟蹋宗教信仰文化,顯然文化大革命還挺成功。或許這家道觀也讓景區經營單位外包給私人經營了,大陸這樣的宗教詐騙方式也算不上什麼新聞。

沿湖邊走回乘船處大約20分鐘,邊走邊想,這60人民幣的船票和30人民幣的寺廟門票不單不值,而且買票進廟還要被當冤大頭再騙一次,會不會太超過?似乎在大陸只要導遊說是你不做會終生遺憾的事,作完都肯定要遺憾終身,反正出一張嘴,不過為討一口飯吃,許多人說謊和呼吸可以一樣自在。一趟行程由小見大,中國的和諧社會口號根本像個屁,難得出門玩一趟你敲詐我是不?那農民為什麼不能用劇毒農藥種有毒蔬果?作餐飲業的為什麼不能使用地溝油、病死的雞鴨豬,或是拿耗子肉當羊肉?造橋鋪路、蓋房子時為什麼不能偷工減料?採購人員為什麼不能收回扣?當官為什麼不能接受賄?黑心食品、劣質仿冒商品又有甚麼關係?反正是個人坑人的社會,我不害人也會有一堆人要害我。魯迅在“狂人日記”中所寫:「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吃人”!」。雖然魯迅批評的是封建禮教,但這“人吃人”的本質,有沒有“仁義道德”來掩護都一樣,禮教不會殺人就如同槍枝不會殺人,最終都是“人”殺“人”。

十年了,中國的硬體翻了一番,國旅的品質還是這等模樣,行程結束時沒生氣,但感到些許悲哀。天池的水再潔淨也洗不清人心。這樣看天池會覺得天池美嗎?

tq 8

tq 9

tq 10

tq 12a

tq 12b

tq 12c

tq 13

tq 14

tq 15

tq 16

tq 18

tq 1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