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h a1.JPG  

2012年來自立陶宛的青年塗鴉藝術家Ernest Zacharevic作品在檳城大受歡迎後,怡保(Ipoh)跟著有樣學樣,在2014年也邀請他在舊街場留下七幅壁畫。

 

七幅壁畫中的提袋咖啡、收垃圾的三輪車、紙飛機、蜂鳥、喝咖啡的老人、錫礦開採大進化都還在(2018),只有一幅小女孩已消失無蹤。雖說是同一個創作者,怡保壁畫得到的反響卻遠遠不如檳城。似乎總是這樣,成功常常不是必然,而是偶然,人捧畫、畫捧人,失敗為成功之母,成功也是失敗之母。可能因為檳城有幾幅可愛的作品位置低矮和遊客互動性強,流傳的照片自然多,才更受歡迎吧。

Ipoh a2.JPG

 

Ipoh a3.JPG

 

Ipoh a4.JPG

 

Ipoh a5.JPG

 

Ipoh a6.JPG

 

Ipoh a8.JPG  

 

另外在一扇鐵門上還能找到一袋非常迷你的提袋咖啡。

Ipoh a7.JPG  

 

Ernest Zacharevic的作品只是個引子,舊街場街頭巷尾當然還有許多壁畫,只是技巧與效果好壞不一。更有座老樓財興大廈改走垂直路線,找人在梯間畫滿壁畫,但為畫而畫,粗糙無比。

Ipoh b1.JPG

 

Ipoh b2.JPG

 

Ipoh b3.JPG

 

Ipoh b4.JPG

 

Ipoh b5.JPG

 

Ipoh b6.JPG

 

Ipoh b7.JPG

 

Ipoh b8.JPG  

 

與舊街場一河之隔的新街場一條後巷裡還有更多更密集的壁畫,是由當地畫家賴偉權先生帶領學生所創作,不妨當美術系學生的露天習作畫室逛逛瞧瞧。

Ipoh c1.JPG

 

Ipoh c2.JPG

 

Ipoh c3.JPG

 

Ipoh c4.JPG  

 

當地壁畫因對政府有承諾不能出現爭議內容,因此全是走文化、親情、懷舊路線,可別想在這裡尋找塗鴉藝術的批判精神或為創意驚喜。在怡保看過數十幅壁畫後,最喜歡的仍是Ernest Zacharevic的紙飛機和提袋咖啡。壁畫到底要多還是要精真該好好思考一下。以下都是新街場後巷作品,現被稱為怡保壁畫巷了。

Ipoh c5.JPG

 

Ipoh c6.JPG

 

Ipoh c7.JPG

 

Ipoh c8.JPG

 

Ipoh c9.JPG

 

Ipoh c10.JPG

 

Ipoh c11.JPG

 

Ipoh c12.JPG

 

Ipoh c13.JPG

 

Ipoh c14.JPG

 

Ipoh c15.JPG

 

Ipoh c16.JPG

 

Ipoh c17.JPG

 

Ipoh c18.JPG

 

Ipoh c19.JPG

 

Ipoh c2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