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eres 1.JPG  

寫完墨西哥的阿茲特克和秘魯的印加帝國,突然想介紹兩座和這兩個美洲文明關聯的西班牙小鎮:卡塞雷斯(Caceres)和特魯希略(Trujillo)。這篇先簡單說說歐洲和美洲交流的影響,再來看阿茲特克公主跨海定居的西班牙小鎮卡塞雷斯。想想我當真因旅遊增加不少知識。

西班牙發現新大陸得到許多好處,至少先搜刮到不少黃金珠寶。但對中南美洲當時的阿茲特克與印加兩大帝國來說,伴隨歐洲人而來的卻是毀滅性災難,帝國受侵略而崩解,長期淪為任憑強權剝削的殖民地;更慘的是,原住民對歐洲傳入的新型疾病毫無抵抗能力,宗教信仰與文化也嚴重崩壞。

■傳染病傳播

歐洲人到達美洲後,帶來天花、麻疹、結核等原本美洲所沒有的病菌。歐洲人長期與這些病菌相處,已擁有較好的抵抗能力,但美洲原住民體質卻完全無法對抗新型疾病。當西班牙人征服阿茲特克帝國時,墨西哥中部估計有2500萬到3000萬人口,但50年以後人口剩下約300萬,100年後剩下約160萬。等於一個世紀內就有九成多人口因傳染病喪生,許多部落甚至於滅族。對原住民來說,這些病菌的威力比槍砲還可怕。

■宗教信仰

哥倫布在1492年發現新大陸的前後,恰巧也是伊比利半島上的基督徒擊敗回教殘存勢力的時刻。伊比利半島不再有異教徒可以打擊,新大陸剛好接替上來成為新的宗教戰場。在西班牙人眼中,阿茲特克與印加帝國的信仰全是邪魔歪道與野蠻行為。他們集中燒毀中美洲的書籍,大肆破壞原住民的寺廟,在原地興建教堂,強迫原住民改奉基督教。當時羅馬教皇還曾頒布律令,只要能讓當地原住民改信基督教,西班牙人就可以擁有土地。

■社會階級

歐洲人以強勢文化入侵美洲,原住民原有的社會結構迅速瓦解,新的社會階級取而代之。由歐洲過來的白人,特別是具有貴族身分者享有最高的社會地位,其次是在美洲出生的白人,再其次是白人與原住民生下的混血兒,純正的美洲原住民社會地位自然最低。(比較看看台灣原住民的生存狀況,漢人也不過從明末、清初才開始大量移民台灣。在台灣最有資格喊獨立建國的絕對是原住民。)

不過,歐洲與美洲的接觸也有一些正面影響,特別在糧食生產方面,農作物與牲畜交流促使兩地食物種類都更加多樣化。歐洲人為美洲帶來大麥、小麥、葡萄等新作物,玉米、煙草、可可豆、馬鈴薯、蕃茄等則是美洲的特產。動物方面,歐洲人引入馬、驢、羊、兔子等,美洲較為人所知的特產則有駱馬及火雞。

接下來可以開始說卡塞雷斯了。

西元1229年,西班牙基督徒從回教徒手中奪回卡塞雷斯後,陸續有貴族遷入,興建許多教堂與豪邸。發現新大陸後,卡塞雷斯更平添不少財富。這座由城牆圍繞的小鎮目前仍維持15、16世紀時的風貌,是座列名世界文化遺產的小鎮。

Caceres 2.JPG

Caceres 3.JPG

Caceres 4.JPG

Caceres 5.JPG

Caceres 6.JPG

Caceres 7.JPG   

西元1519年,西班牙人科爾特斯(Hernan Cortes)招募500多名士兵,帶著16匹馬,由古巴出發前往猶加敦半島。他降服當地土著,接受黃金、食物、奴隸等等奉獻。其中一位女奴來自墨西哥中部,由她口中科爾特斯了解到阿茲特克帝國的存在,決定前往征服。

同年4月份,科爾特斯在墨西哥灣的維拉克魯斯登陸,開始進入阿茲特克帝國的疆域,他與想反抗帝國的部族合作,收編士兵及挑夫,在11月份抵達特諾奇蒂特蘭城。當時阿茲特克帝國國王蒙提祖馬迎接西班牙人入城,並讓他們駐紮在父親的舊宮裡。西班牙人對阿茲特克人本就不懷好意,決定先下手為強,假意要求參加即將舉行的祭祀活動,發動奇襲屠殺參與活動的阿茲特克貴族,開啟雙方的戰爭。

1520年12月,科爾特斯再度整軍攻擊特諾奇蒂特蘭城,在圍城3個月後,當時受飢荒與天花襲擊的阿茲特克人再也無力抵抗,1521年8月13日西班牙人進城燒殺擄掠,阿茲特克帝國正式滅亡。

阿茲特克帝國滅亡後,許多貴族婦女被西班牙征服者納為妻妾,其中又以國王蒙提祖馬的女兒特琪波欽最為著名。她的命運相當坎坷,第一任丈夫在蒙提祖馬去世後繼位領導阿玆特克人對抗入侵者,卻因天花病逝;繼位的第二任丈夫,在帝國淪陷後慘遭處死,當時特琪波欽只有16歲。科爾特斯把她當成教化阿茲特克人民的樣版,讓她受洗改奉基督教並學習歐洲禮儀,最後帶到卡塞雷斯居住。公主跟隨科爾特斯一段時間後,又兩次改嫁給西班牙貴族,後來還曾和科爾提斯打官司,想爭取阿茲特克帝國的皇室財產。感覺她的一生被當成工具與玩物的成分多些。

Caceres 8.JPG

Caceres 9.JPG

Caceres 10.JPG

Caceres 11.JPG 

Caceres 12.JPG

Caceres 13.jpg

Caceres 14.JPG   

卡塞雷斯的貴族們曾爭相興建塔台,最多曾有約30座高塔,15世紀伊莎貝拉女王下令禁止後才停止攀比。坦白說多年過去我對卡塞雷斯的印象已經模糊,只記得滿天翻飛的燕子和周末三更半夜街道上醉酒狂歡人們的喧鬧聲吵得我睡不著。

Caceres 15.JPG

Caceres 1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