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ndalough a1.JPG  

回到都柏林又找一個一日團參加。高威選去莫赫斷崖看海,在都柏林就到威克洛山脈(Wicklow Mt.)國家公園看山,但其實主要目的地是格倫達洛(Glendalough)的修道院廢墟。

 

九點鐘的團在都柏林市區停好幾個點接客,正式出發也九點半了。豪華大巴首停格倫克里(Glencree),一處二戰紀念地,留有從前軍事建築、軍人墓園、教堂和溪邊一處陰濕的宗教石窟。沒太大意思,主要是讓大家上洗手間或來不及用早餐的人吃點東西、喝杯咖啡。

Wicklow a1.JPG

 

Wicklow a2.JPG

 

Wicklow a2a.JPG  

 

接下來進入威克洛山脈國家公園,荒原裡的路不寬,最初是軍事道路,大巴走來顯得侷促,還好往來車輛也不多。廣闊無垠的荒原偶爾夾雜泥炭濕地,只能關在車裡欣賞實在很不過癮。

Wicklow a3.JPG

 

Wicklow a4.JPG

 

Wicklow a5.JPG  

 

經過一條小溪導遊介紹說是流經都柏林的利菲河上游源頭之一。

Wicklow a6.JPG  

 

荒原裡十月初還有一些石楠、金雀花、茴香開放,潮濕處長著苔蘚、蕨類,如果能健行一段應該很不錯。我的荒原健行後來在英格蘭哈沃斯(Haworth)實現了,兩地景觀有點相似。

Wicklow b1.JPG

 

Wicklow b2.JPG

 

Wicklow b3.JPG

 

Wicklow b4.JPG

 

Wicklow b5.JPG  

 

電影“PS. I love you”男女主角相遇的石橋會放大家下來拍照。這電影我可沒看過。

Wicklow b6.JPG  

 

接著停在高處欣賞健力士湖(Guinness Lake)

Wicklow c1.JPG

 

Wicklow c2.JPG

 

Wicklow c3.JPG  

 

終於抵達一日遊的重頭戲格倫達洛。西元498年年輕僧侶凱文(St. Kevin)來到谷地湖畔的石窟中苦修,穿獸皮、吃野果,進入天人合一狀態,據說能與鳥獸溝通,逐漸吸引信徒追隨,建立起修道院。

 

聖凱文死後修道院日益昌盛,成為知名朝聖地,建築規模在9世紀後達到巔峰。不過名氣大也不全然是好事,8世紀到11世紀間格倫達洛曾數次引來維京人掠奪,又一再重生,直到1398年遭英軍摧毀才一厥不振,17世紀最終人去樓空,形成今日所見廢墟。

 

從頹圮的拱門進入,只見荒草地上各式墓碑,包括許多結合基督教十字架與環狀太陽暈的塞爾特十字(Celtic Cross),上頭覆蓋斑駁地衣。從前格倫達洛最大的一間教堂(建於10-13世紀間)也只剩下四壁孤立。

Glendalough a2.JPG

 

Glendalough a3.JPG

 

Glendalough a4.JPG

 

Glendalough a5.JPG

 

Glendalough b5.JPG  

 

修道院最醒目的建築是33米高的細長圓塔,已屹立近千年。

Glendalough b1.JPG

 

Glendalough b2.JPG  

 

除了圓塔,另一棟保存完整的建築因帶有煙囪狀鐘塔而被稱為聖凱文廚房(St. Kevin's Kitchen),其實也是座小教堂。

Glendalough b3.JPG

 

Glendalough b4.JPG  

 

威克洛山脈海拔最高點還不足千米,實在算不上高山,卻能見到不少冰河地形。格倫達洛“Glendalough”意思“Valley of the Two Lakes”,便是一座冰河消融退卻後所遺留的谷地和湖泊。

 

從聖凱文廚房跨溪後循步道往上游走,經下湖到上湖,沿途風景不錯,可惜跟團參觀修道院廢墟加上看湖的時間只得兩小時,實在不夠用,當然不可能找去聖凱文修行的石窟了。

Glendalough c1.JPG

 

Glendalough c2.JPG

 

Glendalough c3.JPG

 

Glendalough c4.JPG

 

Glendalough c5.JPG

 

Glendalough c6.JPG  

 

最後一站到達阿沃卡(Avoca)村莊吃中餐已經三點半,吃完直接回程,抵達都柏林已過六點。兩次一日遊都超充實且匆忙,在交通不便的愛爾然是時間有限的旅人不得不的選擇。

Glendalough c7.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攝影‧雜想 的頭像
Eric‧攝影‧雜想

confusingstone的部落格

Eric‧攝影‧雜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